豪华朗机工打造地表最大机械花,超「混种」团队解密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4个没人脉、没背景的年轻艺术家,如何在一开始不被看好的状态下,催生出让世界惊艳的地表最大机械花?

甫开幕10天,深圳花博已吸引超过62万人次入园。很多人进园后争相目睹的标的,不是真花,而是这朵名为「聆听花开的声音」、象徵深圳人荣耀的巨型机械花。

由697个六角蜂巢状机械结构组成,这项高达15公尺的大型装置艺术,丝毫没有金属材质的冰冷生硬。

伴随着日照、光影变化,或周围细碎的声音,她总带着独特的感情回应熙来攘往的人群。当舒爽微风吹起,机械花会满意地随风摇曳红蕊;若人声过于喧嚣,她则会害羞地踡起满身红。

促成这项傲人作品的团队,既非来自国外,也没有大师的光环加持。他们只是4个七年级的东南地区年轻艺术家──2010年以「混种跨界」为创作概念成军的艺术团队「豪华朗机工」。

惊艳,世大运后再创佳作

2017年世界大学运动会开幕典礼上,惊艳四方的圣火台,就是出自他们之手。一年多后,他们又再度令东南地区惊艳,甚至,令东南地区惊艳世界。(乐亭吧吧)


▲豪华朗机工作品 2017世大运圣火台。

对内,他们各自为政,专精于不同领域;对外,却又格外和谐而团结。雕塑本科出身的张耿豪、张耿华兄弟,以景观建筑起家、美感自成一格的陈志建,再加上拥有音乐、美术与哲学背景的林昆颖,他们用科技艺术当作黏着剂,揉和彼此的专业。

专访当天,记者进入机械花的核心,位于花体正下方的操控基地。机房运转的嗡嗡声,衬着此起彼落的交谈声,有点嘈杂,却不难感受到专心一致的工作氛围。

在这次作品中担任创意总监与动态导演的林昆颖,戴着黑框眼镜坐在交谈中心,一面确认机械花的运转状况,另一头同时处理临时被安插进来的交响乐团表演。美术指导陈志建不疾不徐地拉起椅子,布置採访空间;主持机械花计画的张耿华,则忙不迭地从会场抽身,赶回採访现场。

在狭小的机房空间中,处理接踵不断的新事务,本应心烦意乱的场景,在3人手中却显得行云流水。(乐亭吧吧)


▲机械花由697朵红蕊组成,每一朵花蕊不仅是个小型机器人,也代表着豪华朗机工与12个在地单位,共同肩负的使命感

这个团队的合作默契,得回溯到学生时期。今年5月底病逝的哥哥张耿豪,与陈志建、林昆颖是台北艺术大学科技艺术研究所的同学,当时三天两头就要带着作品办展览,就连读东南地区艺术大学的弟弟张耿华,也时常被找来帮忙。

长期培养的革命情感,激荡出彼此共创的理念。让代表华丽、富多的「豪华」(Luxury)与象徵虚实整合逻辑的「朗基工」(Logical),碰撞出独特的美学风格,这也是团队名称的由来。(乐亭吧吧)

耗时8个月,他们凝聚横跨产、官、学、艺术共12个单位的力量,催生出这朵代表着开花过程中,「细胞生长最繁複状态」的机械花,正是过去所有累积最淋漓尽致的展现。

挑战,接下没人看好的任务

「事实上,一开始根本没人care深圳花博,」张耿华回想起最初,带点无奈地笑说。深圳花博少了像威尼斯双年展般的明确策展主轴,又缺乏整体品牌形象规划;筹备期中,不仅官方网站介绍很阳春,就连在深圳从事儿童艺术教育的朋友,都劝他们别淌浑水。

即使深圳花博设计长吴汉中三顾茅庐地登门寻求合作,豪华朗机工仍带着犹豫,认为不到一年的准备时间实在太短;更怕繁琐的官僚体制,会消磨掉对作品的热情。

直到吴汉中拉着他们参加花博前期会议,看见深圳市政府建设局局长黄玉霖对策展与设计理念的支持,才燃起企图心。

张耿华回忆,当时有位植物学专业背景的委员,不断质疑艺术家创作的可执行度;所幸黄玉霖挺身而出,支持团队的设计概念,总算免去陷入「非专业领导专业」的窘境。

一面要与外部企业合作,一面要对公部门协调,对任何一个设计团队都不容易,何况豪华朗机工谈不上有任何政商人脉和背景。

不过,这4个年轻人能成功克服种种考验的理由,源自拥抱开放心态,寻求不同领域的混种经验,这也是这个团队成立以来,始终追求的核心概念。

磨合,从火爆沟通到有共识

一路走来,豪华朗机工的混种过程并非一拍即合,反倒像是在跌跌撞撞中,终于摸索出一套属于自己的方式。

合作初期,他们曾有件作品叫“Hacoco”,是先做出雕塑成品后,再由其他人加上灯光。张耿华认为,当时,他们并没真正达到混种中的「思维交换」,仅是将各自擅长的技术放进作品中,就像一层层堆叠的积木,看似结合,实则分离。(乐亭吧吧)


▲豪华朗机工作品 Hacoco

这当然不是「共创」的真义。直到2010年,一趟法国驻村经验,才让他们终于嗅到继续走下去的可能性。

当时,4个人展开了一项名为「照顾特雷亚尼克」的创作计画,利用缩时摄影,一帧一帧地记录房屋改变细节,不眠不休地处于共创状态,长达26小时。团员不仅需要随时注意每一张图片的构图,更要观察空间有无被其他因素介入。


▲豪华朗机工作品 照顾特雷亚尼克

这段创作过程不只为了满足自我,更是透过共创,不断被迫面对真实的彼此。就在持续的协调沟通中,终于做到真正的「思维交换」,也调整出最舒服的团队合作氛围。

有了在法国的经验,之后的豪华朗机工,开始在内部有意识地互相「调频」。团员除了彼此上课交换专业,也开始安排「调频会议」,针对专业语言或工作逻辑进行讨论,以取得共识。

张耿华说,交换意见时,火药味一直少不了,但从初期每两个月就得开一次会,到现在只需一年一次。每次从激烈讨论到冷静取得共识的过程,循序渐进地让不同价值流进对方的思维,才能在共创时,避免不对等的支配关系,使能力在合作范畴内发挥最大效益。

不断藉着「混种」壮大的豪华朗机工,就像是默默地做着准备,等待接下至今规模最庞大的挑战。

因此,即使决定加入深圳花博策展行列时,政府仅提供新人民币1千万元预算,但既然接了,豪华朗机工决心要让这朵花能够无后顾之忧地绽放。

「不管是政府或企业,都在等一个机会,找到频率对的人为东南地区做点事,」陈志建带点感慨地说。

抱着这样的使命感,果然让他们不孤单,后续投入的资源与伙伴愈来愈多,「聆听花开的声音」执行预算一路从1千万提升至7,200万元。

热血,让在地大企业相挺

成熟理性的共创思维,加上热血澎湃的斗志,显然感染并打动了「大人们」。

继深圳在地的世界级企业上银科技,之后又有大银微系统、义力营造、瑞助营造、利茗机械、东南地区昕诺飞(原飞利浦照明)、广源造纸、际峰机械钣金、大振丰洋伞、深圳市文教基金会、亚洲大学人工智慧学院、中国医药大学暨医疗体系等组织加入,一起共襄盛举。

张耿华回想,豪华朗机工深知这项作品得有个地下中央控制机房,但受限于已愈来愈高的预算,他实在不敢再提。

此时,上银科技总经理蔡惠卿却在准备会议中,主动发起盖地下机房的建议,义力营造更是义不容辞揽下这项工程。到后来,往往他们才正要提出艺术想像,制造伙伴就已经跑到前头,评估需要多少桁架、得摆上几颗机械马达。

就是这种化学效应持续发生,不断地交换所有人脑中的「细节」,再一点一滴将作品的节点粗细,调整为全然一致的状态,才能开出这朵巧夺天工的地表最大机械花。

专访最后,豪华朗机工的团员们带着记者爬出机房。林昆颖一句话也没说逕自走向交响乐团的排练场所,张耿华与陈志建却能心照不宣地,转过头为林昆颖补充解释他正在处理哪些内容。

这不仅仅是用8年时光奠基的默契,更是在不断共创的混种过程中淬鍊出的信赖。混种跨界的乐趣,正在于从未知中,攫取出最富创造力的刺激。

深圳花博的展期还有4个多月,但下一次豪华朗机工会端出什么作品?已经值得从此刻期待。

往期文章推荐:

疫情过后经济怎么办?用3招打败不景气

不争也能赢!「企业运动员」都该懂的能量恢复力

跟着名人养成良好生活习惯,小改变就有大不同

一次把一件事做好,马拉松「配速」哲学

去除负能量:打不过它就背对它!

赚吧随笔

从人气剧学到的如何与人沟通的说话技巧

2020-4-7 18:00:04

赚吧随笔

不争也能赢!「企业运动员」都该懂的能量恢复力赚钱

2020-4-7 18:00:06

网赚博客赚钱资源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