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负能量:打不过它就背对它!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正视自身软肋,并找到背对压力源的方式,洪诗晴建构出属于自己的职场负面能量管理方法。

【职场生死线】农曆七月鬼门开:那些穿梭于生、死的职人日常>>>

10月底的台铁普悠玛翻车意外,最终造成18死190伤的悲剧。触目惊心的现场震惊全国,而在各种奔走救援的身影中,有股温暖疗癒的力量格外引人注目。

那是从全台各地自愿赶来的遗体修复师,他们不眠不休地以一针一线修补罹难者遗体,只为带给逝者最后的尊严,也稍稍抚慰生者的哀痛。

成立于2014年的76行者遗体美容修复团队,是以社会公益作为首要诉求的非营利组织。

无论是高雄气爆、台南维冠金龙大楼倒塌,到这次宜兰的普悠玛事故,总会看到他们一身黑衣,左右臂膀上各绣缝着蓝、红色布章,专注于一般人难以正视的血肉残骸中,竭尽所能让那些巨大伤痛下的面容恢复平静,然后能「完整回家」。

来到76行者位于彰化和美的工作室,身为组织召集人之一的洪诗晴,这一头讲述着当初一脚踏入这行当的过往,另一头又要不时空出双手,安抚着依偎在身边的女儿。

问起怎会投身外界认为「负能量满载」的殡葬行业?

洪诗晴带着些许苦涩的笑容说:「面对不会把祕密说出去的往生者,反而更没压力。」

在进入殡葬业之前,她包过槟榔、卖过卫生纸,甚至做过网拍。收入虽足够应付日常开销,但服务业随时得具备的职业性亲切,让她感到十分虚伪而「厌世」,才会起心动念踏入这行,当起遗体修复师。

回忆起当学徒的日子,洪诗晴说:「这行与想像的完全不一样。」事实上,殡葬业的女性员工多数做不久,高流动率导致前辈不愿意在一开始倾囊相授。当时,她死撑活盼等了一个月,前辈才终于愿意开口跟她说话,逐步传授起专业的殡仪知识。

然而,当初抱持着能够远离「不再虚伪」的想望加入殡葬业,却没想到,新的课题是从此得学会和负能量共处。

暂停工作找洩压出口,不让负面情绪黏上你

在这行待得愈久,就发现要面对的远远不只是亡者,无论是家属的要求、现场悲伤的氛围,甚至是对死者自然激发的同情心,都暗暗累积着无形的情绪压力。若不好好面对、抒发它,很容易被负能量压住而喘不过气来。

洪诗晴举例,2016年台南维冠金龙大楼倒塌后,她随即赶到事故现场进行遗体修复,面对一担架、一担架持续送到眼前的小孩遗体,她再也忍不住,只能任凭泪水模糊视线。

「当下,我只能告诉自己是来做事,不是来难过的,」洪诗晴知道,自己若是陷在情绪中,眼泪阻挡的不只是目光,更会因为颤抖而拿不住手上的剪子。她只能用意志力催眠自己,保持冷静,完成工作送这些孩子走完最后一程。

而当下的情绪压力,并不会因为下工后就从心中一走了之。就算回到家中,负面能量仍旧会在脑海中重播,悲观的想法往往如漩涡般在其中不断翻搅。

洪诗晴坦言,要逃出负能量漩涡并不简单,但持续与这些负能量过招,已渐渐让她找到共处之道,箇中的祕诀就在于「背对」二字。

洪诗晴认为,即使无法正面迎击工作场合带来的负能量,不妨找个方法,暂时让自己「背对」压力源。若工作时的负面能量太过浓厚,她会选择暂时离开现场,试着深呼吸调节气息,甚至找面墙壁来骂,藉这些动作让情绪冷却下来。

为什么这么做会有效?这是因为负面能量与情绪都有「黏着性」,会不断扒住注意力;此时若能适时转换情境,它们便会随时间过去而慢慢失去黏性,一旦情绪不再高涨,就能回复工作姿态。


▲对洪诗晴来说,家人就是她最重要的「充电器」,每当工作压力不能纾解,就会带着一家四处旅行,藉着跳脱日常生活,排除负能量。

找出心最「软」那块,做好冲击准备再投入

此外,洪诗晴认为,工作时得注意不能将负能量随意「说」出口。当负能量溢出体外时,会进一步渗透工作空间,影响到其他人。这个恶性循环反而会加强它的「黏性」,回过头来再次影响自身。

只是,真正的课题在于,大部分的负面能量都是在檯面下暗涛汹涌,当事者很难当下即时意识到。等到累积出一片汪洋后,才猛地一次溃堤,此时才想到要「背对」负能量,又谈何容易?

洪诗晴解释,每个人都有相对脆弱的「软肋」,因而不会有一套处理负能量的万用标准。唯有时常与自己对话,找到心里最「软」的那一块,体会出自身不可承受之轻后,才能降低负面能量的冲击。

洪诗晴刚开始面对幼童或是孕妇案例时,情绪总会来得又快又猛,等到意识压力上来,早已来不及反应。

这种经验不断出现,她才体会到,自己身为两个孩子的母亲,自然容易对这类案例更敏感。因此,每当得知对象为孩童,她便会先在一旁面对墙壁深呼吸,做足心理准备再出手。

透过一次又一次与负面情绪过招,洪诗晴在一番跌撞后,终于不再让自己轻易被负能量缠上,「我现在很少因为情绪波动影响专业,」她露出满意的微笑说。

正视自身软肋,并找到背对压力源的方式,洪诗晴建构出属于自己的职场负面能量管理方法。甚至在晋升管理者后,也能在现场即时观察到负面气氛瀰漫,要求抗压性较低的同事暂时离开,有意识地把他们从漩涡中拽出来,冷却情绪。

尝试跳脱日常惯性,工作后把情绪清空

洪诗晴强调,持续工作势必会堆砌压力,一味忍耐,只会导致疲倦不断加深,健康的做法不是忽视这些负能量,而是为它们找到出口。

「适当跳脱原本生活,就是一种释放压力的方式,」洪诗晴解释,工作时,虽要学着降低情绪起伏,但日常却需避免过度地自我控制,才不会适得其反。

若将控制情绪的意志力,比喻成心理层面的肌肉,自我控制的时间一久,意志力肌肉便会疲倦,将回过头来影响生理作息。

为了舒缓紧绷的意志力,洪诗晴曾在彻夜完成遗体修复工作后,仍坚持不直接回家休息;她反而到图书馆翻翻书,用一个上午的天光,让书中的故事情节移转负能量,待心里的涟漪平息,再活力饱满地离开。

就外人角度,熬夜工作后还不倒头就睡,或许很不可思议;但在同为遗体修复师的丈夫陈修将的眼中,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陈修将解释,先学会在工作后「沉澱」,才不会影响到日常生活。他自己下工后,甚至会独自在车里待着「放空」,长达2个小时,确定负面情绪已转换成正面能量,才愿意打开家门。

如今,洪诗晴已经不是苦盼着前辈开口指点迷津的菜鸟,也不是那个会让眼泪影响专业的母亲,更不是困于负能量墙角中的受害者。

她开始慢慢将自己的领悟分享到周遭,每当有家属心痛地抱着她哭诉,洪诗晴总会告诉他们:「想哭就大声哭一次吧,让负面情绪抒发出来后,还是得勇敢走下去。」

死亡的残酷面貌,本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而洪诗晴可以处之泰然的理由,是她深刻体会到,遗体修复师的工作,不只是透过双手修复亡者的肉体,也是藉此修补生者的心灵。

能为无常的世界,多写下一些有情的日常,那些必须因此额外承担、消化的负面能量,也就值得了。

3个心理武装,击败你的负面情绪

● 找出情绪软肋

因为身分、环境或是其他个人背景不同,每个人对不同的事会有不同程度的抗压性。为自己定义出无法抵抗的情绪类别,在下次面对时,先做好充分心理准备。

● 暂时背对压力源

工作场合常会出现负面能量满载的压力源,此时不妨起身离开现场,或是找件事来转移注意力。让自己暂时背对压力来源,等到情绪冷却后,才能恢复原有的工作心态。

● 适当跳脱日常

工作带来的情绪与压力会隐隐累积,当事人却很难察觉。因此,偶尔为自己安排例行事务以外的活动,例如,找间咖啡厅放空,或是出门运动,舒缓意志力肌肉,为生活充电。

【职场生死线】农曆七月鬼门开:那些穿梭于生、死的职人日常>>>

往期文章推荐:

掌握核心能力,帮多职业生涯累积本钱(狼国成)

职场怎么走?职场在走,sense要有(王老豹)

从工作法到生活方式,极简主义就是我的信仰(幸星国际)

升米恩,斗米仇: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理所当然的(双叶理保)

职场法则心得体会感想:离职后,还是会活得很好(路永佳)

赚吧随笔

不争也能赢!「企业运动员」都该懂的能量恢复力赚钱

2020-4-7 18:00:06

赚吧随笔

掌握核心能力,帮多职业生涯累积本钱(狼国成)

2020-4-7 18:00:08

网赚博客赚钱资源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