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复工的工作感悟,如何面对结束,寻求重生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虽然早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到来,也觉得自己已经做好准备,可当打开手机看到讯息的那一剎那,还是犹如一道闪电击中脑门。

在与公司协商近一个月、提了四五种变通方案均无效后,我「必须」主动辞职了。

远距工作两个月后,公司发出最后通牒

自从新冠肺炎爆发以来,同事私下提醒我,早在 3 月初,上级就给各地方订下指标,称第一季的经济数字反正没救了,但 4 月起的第二季就必须开始「有序复苏」。

于是,从 2 月底开始,我向公司申请自主在家工作,除了每天量体温、上报健康情况外,每 3 个小时一定会主动视讯同事们讨论工作。

一方面尽到做主管的责任,一方面也让公司可以掌握我的行蹤。

更因为在家工作的关系,上下班的界线反而越来越模糊,当主管习惯了用社交软体群组交付工作,需要比平常更即时的回覆,以显示自己没有偷懒怠工,工时与压力无形中增加了不少。

即便如此,老板传统的观念还是认为「人不在,事情做不好」,并怀疑我的忠诚与决心,更不解为什么官方已公布广州市「仅仅 435 例确诊,并且从 3 月中便开始没有新增病例」后,我还是坚持不回去?

终于,几天后,公司发出最后通牒,强迫我在几个选项中做抉择:

一、立刻搭机返回(从家乡飞至上海,再飞至广州,需时约 8 小时)、再接受集中隔离 14 天后,返回工作岗位

二、无薪假 1-2 个月后,立即返回

三、主动辞职

最后,与家人商量了许久,我选择了三,辞去了工作。

说实在,做出这个决定其实并不容易。

首先,这份工作以及现在的阶段,是我职涯目前的高峰期──我正开始组建新创事业部,正是团队向心力最强、战力最强的时候。

其次,我所主导的与中国几大互联网公司的谈判正进行到一半,几项都是全中国独家的大案子,此时此刻要是我离开了,谁人有能力接手?

最后,我加入公司 3 年多以来,各项的表现都超出老板预期,公司怎么可能、又怎么舍得让我离开?

我花了近一周的时间,试着让自己冷静、反思后,才发现过去自己抱持了太多错误的观念,不但因而陷入愤恨不平的情绪中难以自拔,无法从中解脱而原地踏步、未来更难重新出发。

如果你也正在跟笔者经历类似的情况,不妨顺着以下的思路,一起自问:

哪些是我们面对工作,本就不该有的错误观念?如何自我检视目前的心理状态?又该如何说服自己重新出发? 

那些我们面对工作,本就不该有的期待

首先,在任何公司工作,我们与老板、上司、同事间都仅仅存在着一种「契约关系」,雇主提工符合法规及市场行情的工资,换取劳工等价的工时与劳力,完全是一种「你情我愿」的状态,而正因双方所有拥有与缺乏的不同,因而形成分工与互补。

所以,把工作上的成就完全视为个人的「资产」,本就是种错误的认知。

工作最多只是一种在一时一地、某种机遇或有利环境下的「经历」,让一个劳工在市场上的价值有所参照,并随着每一份契约的终止而逐渐贬值。

对此,我们本就不该有过分的执着。

其次,那些工作上有所往来的大企业、大人物,与你往来的原因也并非来自于个人因素,而只是将你视为通往你所代表企业的一把钥匙,唯有你仍然扮演着这个角色时,才具备应有的价值。

以笔者个人的经验总结,企业与企业间决定合作或成交与否,其实在交换名片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 6、7 成。

就算换了个人谈判,顶多只是在沟通的顺畅与否、效率快慢与否有些落差,但并不存在着什么非谁不可的理由。

最后,或许我们对某一份工作付出了很多,在这三、五年间,我们的眼中就只有它。离开后,这三、五年也就是我们对这份工作回忆的全部。

但试想,大多数公司的老板,他们并不像我们有着多个三、五年,许多时候,创办一个企业就必须与他相伴一生。

因此,对于这么多来来去去的过客,如果不能在理性面上控管好风险、感性面上调适好心情,面对每次员工的离去,试问又怎么有能力支撑起庞大企业的经营?

所以,别再自以为是的认为,公司今日的成就都要归功于自己、公司非你不可,而老板又因为种种功劳与苦劳而不舍得让你离去。

图/Shutterstock

每一段结束到重生,必经的过程

中国浙江大学心理学博士、中国临床心理学会心理师陈海贤,在《了不起的我:自我发展的心理学》一书中提到:

「结束」并不代表着失败,而只是「打碎和重构自我,从旧生活跳跃进入到新生活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有几个必经的阶段: 

一、否定。

不相信真的结束了,寻找各种藉口、回避各种问题,执着在一些不可思议的小细节或与事件无关的环节中。

这个阶段可能会历时很长,关键取决于当事人愿不愿意、以及选择如何面对现实。

二、愤怒。

觉得被背叛或欺骗,开始放大各种情绪,寻找可以归因或发洩的对象,出现各种偏差的行为。

三、讨价还价。

当现实在眼前越来越明确,再也找不到逃避的方法而必须面对时,人们会开始转向寻找其他的可能性,看看是否还有扭转或降低伤害的机会。

四、迷惘。

此时人们会不断的进行反思,不断的自问: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

不断的和原来做比较,心理上想要回到过去,即便深知已没有可能,因为人的本能就是抗拒变化的。

五、回归平静。

当我们终有一天习惯了变化,接受了结束的本身,我们将会进入一段所谓「意义的真空」,那代表的是旧生活的终结,但新生活却还没降临。

六、重生。

可能碰到某个人、某个机遇、某句可以说服自己的说法,或某个令自己豁然开朗的观念,急不来,也强求不得,只能耐性的等待,而我们能做的只有确保自己不被打倒,当机会来的时候,我们还认识它,并且抓得住。

此刻,若你也像笔者一样,经历了某一段生活的结束,不妨看看自己处于哪一个阶段,接受自己需要经历这一必经的过程。

虽然痛苦,但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没有迷失。

图/Shutterstock

「幸福是成功的前提,而非结果」

《活出意义来》的作者弗兰克,是维也纳医科大学神经与精神病学教授,他可说是「20 世纪的奇迹」,更是全人类的宝藏,原因来自他一段极为阴暗恐怖的过去。

他原是一位心理医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由于那脆的种族清洗运动,全家都被抓进了集中营,而后,他的父母、妻儿都被送进了毒气室,全部死在了集中营里,最后只剩他一人奇迹般地活着走出集中营,他所承受的痛苦和打击可想而知。

然而离开集中营后,他只用 9 天的时间,将他在集中营里那地狱般的经历,以及作为心理学家对狱友和自己的观察,用文字替人们找到绝处再生的意义,留下了人性史上最光辉的见证。

《活出意义来》也是笔者这几年来碰到艰难、痛苦时刻,用来抚慰、疗癒自我的一本好书,在此推荐给每一位需要的读者。

书中的最后他建议每个人:

「投身一项事业,追求事业上的成就吧!」

这里指的事业并不是创造物质的财富,而是鼓励我们去从事一项为自己创造幸福的「志业」。

弗兰克认为:「幸福是成功的前提,而非结果。」

我们常常会错误的认为:「我让现在的自己很痛苦,是为了获取未来的成功和幸福」;

殊不知,如果只是因为要有更好的收入,而勉强的做着一件没有热情的事、处在一个不悦的环境,那是不可能有成功的机会,更谈不上获得幸福。

其实,成功只是幸福的衍生品,唯有忠于自我、找到所爱,追求幸福的同时,成功才会随行而至。

所以,虽然前途仍是一片未知,面对结束与失去,当你准备好再次出发时,希望每位读者和笔者一样──

勇敢的选择幸福吧!

赚吧随笔

疫情结束后就行形式分析──重新出发时,找工作家乡还是北上广?

2020-5-13 18:00:22

赚吧随笔

如何学会讲故事?4个真相做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2020-5-15 18:00:15

网赚博客赚钱资源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