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管理顾问公司的论古知今(中):雄霸天下的「三巨头」们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系列上篇请见此:《企业管理顾问公司的论古知今(中):雄霸天下的「三巨头」们》

影响近代企业、管顾业最深远的人物之一:麦可.波特

一本讲述「影响当代企业战略最深的人物」的知名着作 :

《The Lords of Strategy: The Secret Intellectual History of the New Corporate World》,以四位「策略顾问史上最关键的人物」的剪影为封面──其中三位,正是前文所述全球管顾业「三巨头」的创始人。

那么,第四位是谁呢?

他是曾提出「五力分析」、「竞争策略」、「价值链」等管理学经典概念,被誉为「当代策略领域之父」的哈佛商学院教授麦可.波特(Michael Porter)。

图/百度百科

Michael Porter 曾三度来湾,并在湾湾授权出版过多本管理学专书,因此普遍为湾湾企业界人士所熟知和推崇、被誉为「经营策略大师」──

在策略领域上,国际上其实另有一名重量级学者亨利・明兹伯格(Henry Mintzberg)

两位大师同样对当代各国企业管理极具影响力,但他们对企业的「策略制定」,却抱持着截然不同的看法:

Michael Porter 代表慎思策略(Deliberate Strategy):

他主张「分析 — 规划 — 纪律与持续性」,而策略的形成往往来自缜密的数据分析;

此外,他也强调企业应建立竞争优势,而竞争胜出的关键是差异化(Be different)。

Henry Mintzberg 则主张浮现策略(Emergent Strategy):他认为成功的策略,无法从一开始就作好计画。

而是企业在面对竞争者及适应市场时,藉由不断学习、调整而进化,属于「动态式」的演变。

其中也必须考虑社会及环境因素,而非一味仰赖市场提供的数字,主张「分析与直觉并存」。

Henry Mintzberg。图/百度百科

这两位「大师」在企业战略领域里,皆普遍被视为当代最重要的管理思想家之一。

然而,如同多数湾湾企业,大部分的国际顾问公司也较倾向所谓的「波特学派」,认为落实透过严谨分析所(先行)制定出的商业计画,才是企业致胜的最大关键。

这样的信念,甚至延续了几十年。

「顾问行业其实很长一段时间,在本质上都很传统,都是按同一个方法运行的」微拓顾问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 Jason Chen说。

但到了 2012 年的年底,这个无数企业经营者、管理顾问们深信不疑的「信念」,却遭逢了空前的挑战:

当「策略大师」创立的顾问公司声请破产

2012 年 11 月 7 日,由 Michael Porter 所创立、并担任董事的策略顾问公司 Monitor Group ,向美国法院声请破产!(注)

这个消息,无疑对商界、顾问业界与管理学界,都投下了一颗巨大的震撼弹 。

当时显而易见且难以迴避的问题是:

若一个纵横 30 载的策略大师,却连他创立的公司都经营不善,那么由他所提出的管理学理论,是否还可行呢?

尽管在此之后,包括美国各财经杂志如《Forbes》的专文评论,或湾湾知名管理学者的专访,纷纷从不同角度剖析此事件,指出「尽管大师创立的公司破产,不代表大师的理论破产」(注),但 Michael Porter 的案例,仍无疑让顾问业开始重新思考他们在过去数十年中鲜少自我质疑的「方法论」,以及如何为顾客带来真正的价值。

2012 年 11 月 7 日,由 Michael Porter 创立、并担任董事的策略顾问公司 Monitor Group ,向美国法院声请破产。

图/Michael E. Porter 微博专页

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

Michael Porter 创立的顾问公司声请破产,也让管顾业的同业们思考另一个问题:管顾业在资讯爆炸的今日世界,是更具优势?

还是不再重要、甚至失去存在意义?

「管顾业正面临最好的、或是最坏的时代?」这个问题,要从它的发展轨迹中找答案:

举例来说,你可曾想过,在电脑功能不灵光、没办法用 PPT / Excel 、缺乏网路连线、无法以 Email 沟通,更可怕的是,没有 Google 和任何线上资料库,这些极其不利于「研究、分析、报告」的年代,顾问业怎么办?

曾任职于欧洲最大顾问公司 Roland Berger 的 Jason,就曾在一次聚会中,询问该公司 82 岁的创办人这个问题。

对方回答:「(研究)材料就是全靠自己调查出来的。

以前我们搭机、火车及汽车在世界各地跑,深入每一个角落,一点一点累积资料;需要沟通时就用长途电话或传真机;最终简报时,则手工制作投影片、用投影机投放⋯⋯。」

很难想像吧!现在我们上网输入关键字、几秒内就能得到的资讯,以前却动辄须耗上个把个月。

但这反而体现出顾问的价值。

举例来说:假设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可口可乐准备再进军欧洲,但面对多个文化不同、语言不同的破碎市场,该怎么办?

自己筹组团队可能太耗资源与时间;

但若是聘请顾问,由他们飞到每个地方,访谈当地供应链及零售商,收集所有资料后研拟策略,企业就能用相对较低的成本获得关键资讯,从而将资源布局在重点市场。

从某个角度来说,当企业主自己无从得知、或需要耗费巨大成本才能得知市场关键讯息及其正确性时,「顾问」的确能为企业创造利益──

也因此,在「最坏」的条件下,却为顾问业迎来「最好」的时代。

反之,自有「第三次工业革命」之称的网路化、数位化浪潮后,所谓的「消息」跟「资讯」几乎任何人按几个键都能找到,分析资料也变得容易许多,同时它更意味着各类讯息更加公开与透明──此时顾问又要怎么帮客户创造价值呢?

直观地换个想法:在资讯爆炸的时代,要怎么消化讯息、去芜存菁,并转换成「有用的情报」,对顾问来说是便成为新的必备技能,与价值所在。

但问题却显然不只这么简单:

当策略已跟不上市场变化,顾问业的「SOP」必须改变

「典范转移(Paradigm Shift)时,很多事情都会被颠覆。对顾问业而言,数位时代确实可能是最坏的时代。」Jason 说。

为什么?

Jason 指出,因为过去顾问业普遍採取的标准作业方式,是先为客户企业进行内部 / 外部研究,最终向客户提出策略建议,以及未来 1–3 年的路径图(Road map)。

但现在随新科技急速演进,不断改变人类生活,许多产业就像「打鸡血」般地不断进化着;

市场竞争版图更动辄半年一变、全面洗牌,传统顾问提的策略根本赶不上。

他并分享了一个因此「错过黄金时机」的实际案例:

2010 年时,「甲公司」在中国的连锁零售市场仍是龙头,拥有 1000 多间连锁店。

当时,京东商城兴起不久, Jason 曾提醒客户:「应该留心互联网的力量。」建议对方加入电商战局。

然而当时企业主仍倾向用成本导向来衡量自身优势,因而错过发展电商的关键时机,也因此在接下来的很短时间内,领先地位不保。

另一个因科技颠覆产业,企业「跨行」反而引领潮流的例子,是阿里巴巴旗下的「盒马生鲜」。

曾听过「智慧新零售」吗?这个字眼在中国非常夯,但它代表什么意思呢?

根据当地产业界的说法,传统的零售 1.0 是「人找货」,顾客透过搜寻,在平湾内寻找商品;而零售 2.0 是「货找人」,平湾可以藉由收集到的数据,对顾客可能感兴趣的产品进行推播;或者顾客收看微信、产品心得平湾、网红直播而下单购买,属于让货物接近人。

「智慧新零售」则是人货混和(Hybrid):举例来说,在湾湾线上商城订货后,最快可能在 24 小时内到货;

然而,中国大陆定义的「新零售」却是要在 30 分钟内送达──这在传统的库存跟物流系统中,无论如何「精进效率」都很难办到,但现在发展的模式是「商店即是仓库」。

以「盒马生鲜」为例,它是集结「生鲜食品超市+餐饮+电商+物流配送」的多业态集合体,顾客在逛超市的过程中,能利用网路即时查询感兴趣商品的评价,然后线上点单、线上支付;交易成功后,商品将在 30 分钟送到府。

一个因科技颠覆产业,企业「跨行」反而引领潮流的例子,是阿里巴巴旗下的「盒马生鲜」。图/盒马生鲜 官网

至此,无论是策略大师 Michael Porter 的公司 Monitor Group 破产;

或是上述互联网颠覆产业及消费者习惯,这些市场在短短 10 余年内的巨大变化,对于顾问业究竟带来些什么样的冲击?

又该如何调整?

未完待续,下篇请见《企业管理顾问公司的论古知今(下):雄霸天下的「三巨头」们》

注:Monitor Group为 Michael Porter 和六名企业家于 1983 年共同创立,但在 Monitor Group 破产前,Michael Porter 已离开该公司一段时间,且他在职后期据称已极少参与公司事务。

2013 年初,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德勤(Deloitte)收购 Monitor Group 的部分业务,并更名为「摩利特德勤」(Monitor Deloitte)。

赚吧随笔

薪资影分身-4个简单方法,用死薪水创造多重被动收入

2020-12-16 18:30:20

赚吧随笔

餐饮小店如何做外卖?什么是第一次做外卖别踩的误区?

2020-12-19 18:15:02

网赚博客赚钱资源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