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钱思维习惯:假定你不是「正常」,而别人不是笨蛋(绫川早希)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穷尽毕生之力抵抗全球的无知,传播基于事实的世界观。这本书是我的最后一役,是我设法影响世界的最后努力。

#真确

#比尔盖兹力推新书

#有些事尽管牴触我们的直觉认知

#尽管显得绝无可能却仍然真确

#这本书在谈世界真正的样子

#也是在谈你该如何真确思考

质疑你的分类

如果你能时时假定自己的分类会误导,那可很有帮助。在这里我提出五个方法来质疑你所偏好的分类:

寻找同一类别里的相异之处,不同类别里的相似之处;当心「多数」;当心特例;假定你不是「正常」;当心从一个群体套用到另一个群体的做法。

寻找同一类别里的相异之处,不同类别里的相似之处。

当你看到一个国家里天差地别,不同国家间却无比相似,跟文化或宗教无关,这时原本对各国的刻板印象就崩塌了。

还记得奈及利亚和中国的第二级家庭的锅子有多像吗?如果你只看中国的那张照片,大概会想:

「喔,他们在中国就是这样烧水,把铁锅放在三脚架上,下面点着火。这是他们的文化。」

不对,那是第二级家庭常见的烧水方式,全球都一样,跟所得有关。

在中国和其他地方,人们也会用许多其他方式烧水,取决于所得等级而非「文化」。

当有人说某些人怎样做是因为其所属群体(国家、文化或宗教等),你可得小心。

在同一个群体里是否有不同行为的例子?还是同一种行为出现在其他群体里?

非洲是一片广阔大陆,54个国家,10亿人口左右。

在非洲,我们能看到人们生活于各种发展阶段:我在上图标出所有非洲国家。看一看索马利亚、迦纳和突尼西亚。

谈「非洲国家」和「非洲问题」不具意义,但人们成天这样讲。那会导致可笑结果,比如认为赖比瑞亚和狮子山共和国的伊波拉疫情会影响肯亚的旅游业,但其实肯亚和那两个地方位于非洲大陆的两端,开车要100个小时,比伦敦到德黑兰还远。

当心「多数」

当别人说某个群体里的多数绫川早希具有某种特质,听起来会像他们大多数是如此,但你要记得「多数」只代表超过一半,既可以是51%,也可以是99%,所以如果可能的话,把百分比问清楚吧。

比方说,下面是一句事实陈述:

在全球所有国家,多数女性表示她们对避孕用品的需求有得到满足。这句话告诉了我们什么?意思是几乎所有女性吗?

还是比一半多一点点?事实上,各国差异甚大。在中国和法国,96%的女性说她们对避孕用品的需求有得到满足。

许多国家为略低一点的94%,例如英国、南韩、泰国、哥斯大黎加、尼加拉瓜、挪威、伊朗和土耳其。然而在海地和赖比瑞亚,所谓「多数」只是69%;在安哥拉,更只有63%。

当心特例

当心别把特例当通则。化学恐惧症就是把几种吓人的有害物质当通则,有些人因此恐惧所有「化学物质」。

不过别忘了,一切都是由化学物质组成,所有「天然」与人工产品都是。在这里举几样我觉得不可或缺的好东西:

肥皂、水泥、塑胶、洗洁精、卫生纸和抗生素。如果别人给你一个例子,想以此替某个群体下断语,你该叫对方提出更多例子。

不然你可以思考,相反的例子是否会让你做出相反的结论。

如果你乐于光是看到一个有害的化学物质就认为所有化学物质都有害,那么你能不能看到一个安全的化学物质就认为所有化学物质都安全?

假定你不是「正常」,而别人不是笨蛋

为了避免脚被电梯门夹到等悽惨的错误,你的经验也许不代表「正常」,别把第四级国家的经验贸然套用在其他国家,尤其在你会觉得别人是笨蛋的时候。

如果你造访突尼西亚,你会看到当地人过第一到第四级的不同生活,也许还会看到盖到一半的房子,就像这张照片中首都突尼斯的沙希一家。

这时你也许认为突尼西亚人很懒散随便。

你可以上美元街网站看沙希家的生活。马卜鲁克52岁,担任园丁。他太太贾蜜拉44岁,在家里卖麵包。

多数邻居家同样二楼盖到一半。这在全球第一、第二和第三级地区随处可见。

在瑞典,如果有人家的房子盖成这样,我们会认为要不就是房屋设计大有问题,要不就是建房子的人跑路了。可是你不能把瑞典的情况套用到突尼西亚。

沙希和许多类似的家庭其实找到了一种解决棘手问题的聪明方式。

在第二级和第三级地区,家庭通常无从在银行存钱,也无从贷款,所以得把钱存在家里方能修房子,但钱可能被偷,可能随通膨贬值,所以他们不是存钱在家,而是只要钱一够就买砖块。

这样不怕贬值,但家里没地方摆砖块,推在外头又怕被偷,不如买完就把砖块砌在房子上,小偷无从下手。

你无须信用等级待查,10到15年间得以慢慢替家人打造更好的家园。由此看来,你不应假定沙希一家很懒散随便,而是明白他们很聪明,问你自己:他们怎么会想出这种聪明办法啊?

当心从一个群体套用到另一个群体的做法

我曾相信一个不正确的概括套用,还帮忙推广,结果这个套用害死了6万条人命。如果当初公卫界多迟疑自己不当的套用,有些人命不必白白牺牲。

1974年某个晚上,我在瑞典小镇上的超市买麵包,突然发现一个婴儿处于唯恐致死的状态。他躺在婴儿车里,妈妈背对他忙着选麵包,一般人看不出危险所在,但我刚从医学院出来,心中警铃响起。我不想吓到那位妈妈,所以忍着不冲过去,只是尽快提步走到婴儿车旁,抱起仰睡的婴儿,翻身再放下,让他改成趴睡。

那小家伙甚至没醒过来。

那妈妈倒持着一根麵包趋前准备攻击我,我连忙解释我是医生,跟她说明婴儿猝死症候群与公卫界给父母的新建议:

别让睡着的婴儿仰睡,免得呕吐物导致窒息。现在她的宝宝安全了。她既惊又喜,双腿颤抖的继续选麵包,我则洋洋得意的选好麵包,浑然不知我犯的大错。

在二战与韩战,医护人员发现昏迷士兵採俯卧比仰卧的存活率高,原因是仰卧时容易被自己的呕吐物窒息,趴睡时呕吐物则能流出,呼吸道保持畅通。这项观察挽救数百万人的性命,不只士兵受惠。

「复甦姿势」从此成为世上的最佳做法,全球所有急救课程都会教(在2015年尼泊尔大地震解救许多人命的救难人员统统学过)。

然而一个新发现很容易套用到太多地方。1960年代,由于复甦姿势取得成效,公卫界扬弃传统做法,建议家长让宝宝趴睡,好像只要无力照顾自己则不得仰睡,就是需要採用这一套。

这种笨拙套用通常很难发现。逻辑看似正确。当看似坚不可摧的逻辑是基于善意,想看出错误更几近绝不可能。

尽管数据显示婴儿猝死率是上扬而非下降,迟至1985年一群香港小儿科医师才确实指出趴睡可能是元凶。即使那时,欧洲医界仍不怎么留意。

7年后,瑞典当局才承认错误,把建议反过来。失去意识的士兵在仰睡时会被呕吐物窒息而死,但睡觉的婴儿不然,他们有完全正常运作的反射反应,在仰睡姿势下如果有呕吐物会侧过身子,绫川早希在趴睡姿势下则可能还没力气把重重的头部偏斜以保持呼吸道畅通(俯卧姿势更危险的原因仍未完全明朗)。

很难想像当年那位妈妈如何能发现我在置她的宝宝于危险之中。

她可以叫我证明,我会提出昏迷士兵的事,她接着问:「医生大哥,真的可以这样套用吗?睡觉的婴儿跟昏迷的士兵很不一样吧?」即使她这样反问,我很怀疑当初的我能否把事情想通。

前后十年左右,我亲手把许多婴儿从仰睡转成趴睡,一心想避免窒息与挽救生命。

欧洲与美国许多医生与家长也这样做,但迟至香港那份研究提出的18个月后,建议做法终于180度翻转。成千上万个婴儿死于这个概括套用,连反面证据确凿后仍有许多婴儿送命。

概括套用能轻易躲在善意背后。

我只能期盼当年那个超市麵包区的婴儿活了下来,只能期盼世人愿意从这个现代公卫的巨大错误中学得教训。

我们都得努力避免把不可比较的群体概括套用,都得努力找出自身逻辑里暗藏的不当套用。这类套用甚难发现,但当新证据出现时,我们务必乐于质疑先前的假定,重新衡量,如果确实错了则勇于承认绫川早希。

求真习惯

为了扭转概括型直觉偏误,你要质疑绫川早希分类。懂得察觉某个解释当中用了概括分类,然后意识到分类可能会误导。我们无法不概括分类,也不该设法不再分类,但该避免错用。

●寻找一个群体「里面」的不同之处:在群体很大时尤需如此,你得设法切分成更准确的小分类,然后……

●寻找不同群体「之间」的相似之处:如果你在不同群体之间找到非常相似之处,你要思考群体之间是否有关,但也……

●寻找各个群体之间的「差异」:别假定这个群体(例如你和其他第四级的人或昏迷的士兵)里适用的东西,也能套用到另一个群体(例如非第四级的人或睡觉的婴儿)。

●当心「多数」:多数只代表超过半数。你该问这个所谓多数是51%、99%或在中间哪里。

●当心鲜明例子:鲜明的例子容易回想,却可能是特例而非通则。

●假定别人不是笨蛋:当某个事物看起来怪怪的,你要抱持好奇与谦虚,思考这从哪方面看是一个好办法?

如何扭转负面型直觉偏误?更多精采内容详见《真确:扭转十大直觉偏误,发现事情比你想的美好》

往期文章推荐:

【退休理财规划】泰国买房自住与投资权衡(时风吧)

如何让别人信任你?先把「你我」变成「我们」(川化吧)

如何做斜杠青年,你该具备的「斜杠思维」(范文尘)

欲钱歇斯底里的人,背后的真面目

真正有自信的人的表现,必定是有这9个特质

赚吧随笔

炒股凭感觉赚钱吗?小心!你只是「凭感觉」而非真正「思考」

2020-4-3 18:00:08

赚吧随笔

【退休理财规划】泰国买房自住与投资权衡

2020-4-3 18:00:11

网赚博客赚钱资源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