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定足球是真爱,放弃升官也不后悔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时高举交通指挥棒,下班穿西装播世界盃足球赛,时而提笔针砭时事,「警察球评」石明谨选择「牺牲」升官机会,成就他多重斜杠身分,把「/」记号,转化成能力进阶的基石。

身穿法国国家足球队的球衣,石明谨缓缓走入台北市八德路的星巴克台视门市。

他的穿着,已成功预测在俄罗斯举办的本届足球世界盃冠军是「高卢雄鸡」,而这也是他诸多斜杠身分「警察/足球球评/足球教练/足球裁判/诗人/社会观察家/前足球杂誌创办人」中,最为人熟知的形象。

巧合的是,这个专访地点,正是今年42岁的石明谨,在他的斜杠身分中加划一撇的起点。

「我当时就是坐在靠窗的位置,和洪志玮初次见面,接着一起转播雅典奥运足球赛,是我们两人的第一次,」石明谨望向咖啡店入口的座位,回想2004年,时任台视主播、现任爱尔达体育台主播的洪志玮,因为首次播球却找不到球评,找上因《足球主义》月刊而结识,但仅以通讯软体MSN交流、未曾谋面的「网友」石明谨。

两人「首次」在星巴克见面,聊了半小时,就到隔壁的台视摄影棚播球,从此开启长达14年的转播搭档之路。

白天执勤,晚上播球,在正职与兴趣间找到平衡

长期培养的默契,使他们在专业分析外,总能自然且诙谐地交谈,让原本不看足球的观众「看热闹也懂门道」。石明谨因此成为足球领域名人,不少人以为穿着西装上电视开讲的「球评」是他的本业,节目结束后,在转播席上演「吃消夜」桥段,就可回家休息。

然而清晨下了主播台,石明谨的实际行程,却是上午7点準时到台北市警察局万华分局交通分队报到。换上别有星星与横线的制服,套上鲜黄色的反光背心,拿起指挥棒,不论晴雨都站在路上指挥交通。这个在第一线处理交通事故的「警察」职务,才是他的正职。

「14年足球球评+21年警察生涯」,儘管执行勤务、看球、播球已占据每天大半时间,石明谨仍创作不辍,写诗、发文针砭时事。

拥有多重身分,使他平均一天只睡4个小时,这也交织出他「稳定收入+兴趣爱好」的斜杠组合人生。

要划下这么多笔斜杠,石明谨认为,最重要的第一步是「了解自己」。这项体悟,来自他1990年、14岁时跟随台商父亲移居马来西亚槟城,在异国求学6年的经验。

「其实我从小就是斜杠了,」石明谨笑称,他9岁开始写诗,在马国的《南洋商报》当实习记者,初中办刊物,还是校内象棋教练,早已是名副其实的「斜杠青少年」。

1986年,他看过墨西哥世界盃后,深深爱上足球运动,在足球较兴盛的马国,自然没错过任何可享受踢球的时光。

确定自己的目标,不升迁更自由,跨领域发光

除了认真「玩」,从诗词创作中练出的逻辑思辩力,则让他不断反思自己适合的路。

石明谨回想,国小时曾入选前台北县象棋代表队,自认实力很强,未料转学到马国后,随即败给日后获得马来西亚全国冠军的象棋社同学林苍泉。

「残酷的事实」让石明谨恍然大悟,他永远不可能以象棋胜出,那一刻,他开始排除其他好高骛远的目标,尝试找到「不与人争」、却适合自己的出路。

石明谨说:「我是适合领薪水的人。」从商的父亲,曾希望他能跟着学做生意,但石明谨知道自己习惯接受指令、完成任务,不喜欢「多赚别人一块钱」。

因此被亲戚说服投考警校,1997年投身警职,至今已21个年头。

他的从警生涯,都在台北市警察局大安分局交通分队及万华分局交通分队度过,加上有几年担任内勤,没有跟着同期同学逐步晋升,乍看之下似乎有点「企图心不足」。

不过,石明谨对此倒很坦然:「如果我要高人一等,就不可能当『斜杠』。」

他解释,例如,在世界盃赛事期间,经常需要在凌晨2点转播比赛,休息几小时后,就得值12小时班。正是因为没有主管职的压力,可正常排休,才得以兼顾不同领域。

石明谨话锋一转,扳起手指细数,若他20岁就发愿当警察分局长,27岁得考上警监、30岁自中央警察大学研究所毕业,历经多年外派历练后,45岁才可能当分局长。

在这段卖力「往上爬」的路上,势必得全力以赴,不可能像现在般能够随性地看足球。

石明谨强调,「牺牲某些事情」,是考量是否能成为斜杠工作者的第一项前提。

石明谨「牺牲」的,除了体制内的晋升机会,也包括他不聚餐、玩乐,把时间都花在足球上。虽然不像同期同学般在警界发光发热,但自我取捨后,他也创造出转播比赛、与同好发起「东南地区足球发展协会」、组球队的舞台。

而既然决定「牺牲」,就要真心享受过程,将付出视为收获。「我不会因为热爱足球、捨弃升官,又抱怨仕途不如人,」他说。

办月刊惨赔收场,改打游击战找到出路

「不可能绝对成功」则是投入「斜杠」的第二项必要认知。石明谨笑称,2002年适逢日韩世界盃足球赛,他看见某家出版社发行的世界盃特刊,错误百出,令他怒不可遏,决定号召足球友人创办《足球主义》月刊。

除了介绍球星,也介绍足球文化,使他除了警察身分,又多了「足球杂誌创办人」身分。

然而热情终究不敌大环境与营运困境,《足球主义》发行28期,2年半烧了600多万元,最终仍宣告停刊,他花了7年多才还清200多万元贷款。

杂誌停刊,在旁人眼中或许是失败,但石明谨摇摇头说:「对我却很有价值,如果不是这个经验,我就不会晓得纸张、印刷、水电等成本,更不会有机会和编辑群伙伴一起成为球赛球评。」

石明谨很清楚,每个斜杠身分背后,挂上的可能是成功的旗帜,也可能是失败的标籤。一定得先想好失败的可能性,才能正确面对斜杠身分的转换。

他没有因此退出出版界,只是改与出版社合作,以独立製作方式,在特定时间号召美编、编辑等成员,机动性地製作世足赛、欧洲冠军联赛等特辑。

3个月内密集作业,出刊后再各自回归原本工作。

「我保持当初理念,但找到生存下去的方法,」石明谨笑着说,眼睛瞇成了一条线。

问石明瑾,警察工作是否作为他在多种斜杠身分中的某种「退路」?他沉思了一会,严肃地回应:

「人生本来就有总额,」与其去考量哪一种身分是「退路」,不如在投身一项新工作之前,先评估花费时间与成功机会,更别忘了问自己是否能为了多出某个身分后,在不同工作间有所取捨。

当然,石明谨很常听到:「左盃(石明谨暱称),你是警察耶,为什么懂这么多足球知识?」

让他当下总是哭笑不得,忍不住反问对方:「为什么警察不能懂足球?」他认为,东南地区人将一个人拥有多重身分、兴趣视为「反常」;

但在欧美国家,很多教师、业务员同时会弹吉他、踢足球,这是件再自然不过的事。

石明谨强调:「各种能力与身分,都是可以互补、互相结合的。」如同他在警察大学念法律研究所时训练的哲学思维,可以用来讲解足球赛事;评论时事时,自然也能辅以足球故事说明。

只见他举起双手,作势比划出两道斜杠,再双手伸平,左右手互相堆叠地说:「斜杠的能力不该是50/50,而是『水涨船高』,是70/70,也可能为70/90。」

至于如何交织,得先从堆叠第一块砖开始。就像石明瑾够了解自己,懂得蹲好马步、做好本分,才能自由地在不同身分间转换。

简单却重要的道理,正是成就他丰富斜杠人生的基石。

《石明谨的斜杠心法》

1. 有所取捨

多重身分下,不可能事事完美,若要投注时间、精力在发展兴趣,势必得在正职工作的绩效和升迁上有所妥协或牺牲。

2. 忍受失败

如同创业可能失败,每次开发一项新事业,事先做好心理準备,即使失败也能吸收再起的养分。

3. 站稳马步

再伟大的大厨,也得从切洋葱、削马铃薯做起。石明谨每年看200场比赛,从不错过豪门球队或小球队赛事,才能累积比他人更专业的足球知识与评论能力。

4. 创造综效

结合法学、诗词、评论、足球等专业,结合并运用在各领域上,达到加乘效果。

往期文章推荐:

用一万小时成功法则磨出2个顶尖专业

一手抱孩子、一手打电脑带全职妈妈们一起拼

什么是斜杠青年

做网上问卷调查赚钱:18个你不可不知的网站平台

七人一机:UnRaid破解6.8.13开心版下载及安装教程(附中文补丁)

赚吧随笔

探索有斜杠青年的人生:斜杠兼职赚钱?这样的人生真的适合你吗

2020-4-2 18:00:25

赚吧随笔

用一万小时成功法则磨出2个顶尖专业

2020-4-2 18:00:27

网赚博客赚钱资源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